高也

实际上在昨天晚上的焦点访谈时间刚刚结束之后,高也这个名字就已经在Twitter上爆发了,人民群众广泛呼吁人肉出高也的相关资料。不到一个小时,关于高也同学被采访的片段就已经出现在了网络上,给我们这种看不到国内新闻的人一个一窥究竟的渠道。

原本我以为高也其实就是另一个张小MM,不过这个是男版的。他们都是因为同一个目的被同一家媒体利用,唯一的区别在于,张小MM是未成年人,所以在某种程度上情有可原。不过高也同学就不一样了,他是一名成年人,而且也是最起码的责任感和羞耻心的,所以在接受CCAV“采访”时,他用的例子是我同学痴迷黄色内容而不是不小心打开一个很黄很暴力的页面。

不过当人肉结果出来之后,事情却出乎了我的预料。现在有足够的证据高也是是中央电视台的实习记者,而CCAV的所谓采访纯粹是自编自演。这所涉及的就不仅仅是个人的道德问题,而是“以事实说话”的焦点访谈,以及整个中央电视台的信誉问题。

当然,CCAV的信誉在网民中早就破产了,我相信这个blog的访客都应该清楚CCAV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东西。但不可否认的,大部分人还是对CCAV心存侥幸的,这就显得在某种程度上,人肉搜索似乎有其必要性。CCAV之所以能够找到张小MM或者高也这种人来做传声筒,原因并不在于CCAV本身,而是我们对恶势力的忍受,甚至合作。只有当社会形成了一种鄙视高也的氛围之后,任何一个想当第二个高也的同学就会在付诸行动前有所顾虑。

至于高同学本身,我打心底里觉得他活该被人肉搜索,他在全国观众面前说谎,在我看来,也就是侮辱每一个观众,包括你和我的智商 —— 这还不够么?,既然他是一名成年人,那么就应该知道说谎的后果,成年人要为自己行为的后果负责,我从对张小MM有一些同情,但这个高也,就是活该。

这种说谎的人没有什么无辜的,他有权利选择拒绝为CCAV和党国做传声筒,而最大的损失不外乎就是失去在CCAV工作的机会。而他却选择了一名帮凶,而且还就此洋洋自得,在校内里向同学宣传自己上了CCAV。

但我不会对被人肉的人恶言相向,我们的目的是治病救人,而高同学不是真正的目标。而且对他个人来说,这也是一个教训,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如果他真能呆在CCAV,这个教训也许还能帮助改变他,改变CCAV …… 但愿吧,不过我希望能至少能改变他对CCAV的看法:

之前有个同学说害怕被卖身到央视,我觉得卖身到央视何尝不是我的愿望,完全不觉得害怕,而简直就是渴望。( 摘自高同学自删的blog)

……你还能说什么呢?

10 thoughts on “高也”

  1. 最大的损失不外乎就是失去在CCAV工作的机会
    —-这句话说得太轻松

    体制不动这样的傀儡只会层出不穷罢了群众能人肉多少个人肉出来又有什么作用

  2. 楼上所言差矣,如果领导叫高同学去杀人,我想高同学多半都不会去。那为什么叫高同学在镜头面前欺骗全国观众就可以?原因很简单,因为高同学说一次谎,看上去不仅没有什么后果,还能得利 —— 难道我们的道德底线是根据可能的后果来决定的?

    小善小恶虽然是小事,但大恶就是由一个个小恶堆积起来的。

  3. 高也这蠢货没有良心,人品有问题,关于国家封堵互联网的信息,网民是最关注的。企图蒙混过关的打算还是成泡沫了。

  4. 平常的很少有时间去关心这些事,今天也是无聊才上网看看,刚看到这些事,我的看法是:现在的社会上像高也这样的事多的是,但是高也和那些做过同样的事的人的区别就是,高也的事被披露出来了,而其他的人的类似的事鲜为人知!我不想去说高也的人怎么样怎么样,那样去攻击一个人也许是不对的,虽然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我想如果换做事你也许你也会这样做(有一些人除外……品德高尚的人,大公无私的人或者那些“高人”)。

    • 国内果然是犬儒主义盛行,自己犬儒加厚黑就算了,还要假设别人和自己一样厚黑。谁鸟CCTV的工作啊?换我,我一定会向上级质问,问他们懂不懂新闻伦理和道德是什么。。

  5. 一个重点高校的大学生,可以当着全国人的面脸不红新不跳的撒谎,对一个公司进行赤裸裸的污蔑。这种事只有CCAV的-路人甲,路人乙能做的出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