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大选】工党公布2008年大选党内排名

给非本地读者,新西兰的选举制度和一般直接投票有些不一样。每个选民有两张票,一票给党派,一票给选区议员。和这类似的是台湾,议会的议席由政党选票的多少来分配,具体到个人,如果政党分到的议席比获得的选区多(通常情况下如此),那么剩下的名额将会通过政客们的党内排名递补。

我个人比较赞同这个方法,但这方法也有一个致命弱点:一个人就算输掉了自己的选区,也能通过党内排名进入国会。这不符合民主原则,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被选民否定的人也能进入议会?

工党今天公布了党内排名。先前由于预期工党本届将会损失不少议席,因此政客们为了保住自己的席位,党内排名的竞争将会异常的激烈。其实还好。除了有些人退休,递补上去的新面孔之外,人员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动。值得注意的是,这名单上增加了不少少数民族人员

至于华人政客霍建强(Raymond Huo)先生,第一次参政获得了党内排名第21的位置。不算好,但对于第一次参政的人来说,还可以。这个位置进入下届议会是没有问题的,2005年工党有31个通过党内排名进入议会的议员,排名最低一位大概是在第45位左右。

当然,如果工党今年像国家党2002年那样输得没了底,那就不好说了。

整个排名可以在这里看到。我个人预测是,35之前的人都可以算安全,之后就难说了。如果你需要对比,这里是2005年的排名

【2008大选】外交部长,温斯顿·彼得斯辞职

看上去新西兰政坛的老手,优先党(New Zealand First)党魁温斯顿·彼得斯(Winston Peters)还是顶不住压力,辞职了。当然我知道这个blog很多读者不是本地人,但我以前提过这个人,详情见此。简单的来说,他隐瞒了部分政党所收受的捐款的信息,而且有可能对议会和全国撒谎,称其对政党接受的捐款不知情。

另外就是通过“白手套”手段处理政党所收到的捐款。这倒无所谓,虽然有争议,但是合法的。不过在新西兰这样一个什么都要透明的国家,一个政客,如果被确定向议会,或者在媒体前公开撒谎,那后果绝对是自杀性的。

彼得斯的外交部长职位从一开始就争议不断。他本人反移民,而且很多人形容他有恐外症(Xenophobia),工党为了在议会中取得多数支持,不得不给他外交部长的位置来换取他的支持,而且还允许他不进入内阁。如果你对英国议会系统不熟悉,不进入内阁意味着外交部长在个人观点上可以不和中央政府保持一致。

我记得澳大利亚还是什么地方的媒体曾经将这称为“笑话”,拿一个有恐外症的人去做外交部长。

彼得斯可以说是新西兰议会中生命力最强盛的党魁之一。无论是左派的工党,还是右派的国家党在台上,他都似乎能准确找准自己的位置……除了当他在政府中拿到职位时,上届国家党政府也没有一个好结果,政府差点崩盘,而彼得斯当时的选票也受到的严重影响。

我不确定彼得斯这次是否也能平安度过难关,在民意调查中,政党的支持率不足以让优先党继续存在于国会,而在他个人的选区,他落后国家党参选人至少10%。

而彼得斯本人现在也在接受严重欺诈调查办公室(Serious Fraud Office)的调查。对于他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尽快把这件事解决掉,大选只有三个月不到,如果他不能解决自己的诉讼,赢得选举的机会几乎是0。

如果优先党真的从此消失,意味着工党失去了组成新一届政府的重要支持,也就是说,工党输掉选举的程度不会只是“小输”。

不过,议会中也将会缺少一个重要的第三党,而在议会中一党独大的情况可能会再次出现,这不太好。

【2008大选】关于 … 外交部长温斯顿·彼得斯

当然,虽然是移民就知道这人有点恐外症,但至少我认为,Winston Peters这人还是新西兰政界中一个不错的人物,有能力也有经验。他带领的New Zealand First(新西兰优先党)是议会中可以说是唯一真正的中间政党,至于他本人,在很多事情上你不得不同意他的看法。

在一些情况,例如讨论移民问题时,这人虽然发挥不了有积极意义的作用,但至少能说出一点有娱乐性的话。

这才是一名专业的政客。政客的作用就在于,如果你能为选民做事,那当然最好;如果你实在没能力也没那个心思,你至少也要有娱乐选民的功能。新西兰的另外一个例子是Rodney Hide,中国的例子是老江(其实我现在挺想念他的,我的太阳,梳头发,多有娱乐性呀,不像胡整天死板着脸)。

Winston Peters一个不好的地方在于他的形象有点阴险,成天叫嚷自己手上有谁的“肮脏秘密”。所以当我听到Peters因为自己的脏事而陷入麻烦时,我的第一个反应是,像The Simpsons里面的Nelson一样,对他大笑两声:“哈哈”,这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笑归笑,其实我个人倾向于认为,他至少对Owen Glenn那十万块钱是不知情的。就像我前面说的一样,Peters是一名资深的政客,他知道如果在这方面撒谎的后果是什么。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因为他又抖出了一堆脏事,包括在担任赛马部长前接受该行业的捐款。

我不熟悉议会的规章制度,所以我无法评价这些捐款触犯了什么规定。但很明显,Owen Glenn在申请摩洛哥名誉领事,而Peters又是外交部长。无论是外交还是赛马,Peters接受这些人的捐款都是造成事实利益冲突的。

另外一个值得一提的事情是,很多捐给优先党的政治捐款,都不是直接捐给政党,而是一个叫The Spencer Trust的基金会中。当这个基金向政党捐款时,就不会透露真正捐款者的名字,而是用基金的名义。

值得一提的是,这个基金是Peters的弟弟所管理的。

这件事随着另一笔25,000元的捐款被一起抖了出来。这种基金虽然是合法的,但是绝对不合任何政治道德的,对Peters的政治生涯可以说是灾难性的。

反正现在是没人信任优先党了。

在最近的的民调中,优先党的支持率只有3~4%,不到5%的门槛;不知道Tauranga选区的民调。不过如果今年National(国家党)大胜的话,我估计Peters的这个选区议席也拿不到。

也就是说,我们终于要和从政30多年的Peters说拜拜了。到时候我还要哈哈两声,哈哈。

奥运政治化历史一览

只说夏季奥运会,我可没那么多时间打字。

就从那届著名的希特勒奥运会开始吧。

1936柏林奥运会

著名的希特勒奥运会,不用多说了。有点诡异的是,CCAV网站上将这次奥运会之所以能够在柏林举行的原因之一归结为美国奥委会委员一贯“玩弄”体育与政治分开的把戏。

1940&44奥运会

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这两届奥运会停办。

1948伦敦奥运会

好像没什么抵制活动,只是德国和日本因为发动二战而被禁止参加该次奥运会。

1952赫尔辛基奥运会

海峡两岸在体育上的政治角力从此刻开始了。中国大陆由于主办国芬兰的帮忙,成功将台湾排除在外。但由于路途上耽搁了,迟到了10天,基本上等于什么都没参加。

1956墨尔本奥运会

奥委会又在“玩弄”体育和政治分开的把戏了。他们同时给中国大陆和台湾发去了参赛的邀请函。结果台湾抢先一步同意,使得大陆方面愤而放弃参加比赛,并且宣布只要有台湾在的奥运会,中国大陆就绝不会参与。从此之后虽然中国体育代表团每届都有资格参加比赛,但因为政治问题,一直拒绝派团进入奥运会。

其他国家方面……荷兰,西班牙和瑞士因抗议苏联在匈牙利十月事件中的镇压抵制奥运会,柬埔寨,埃及,伊拉克,和黎巴嫩因苏伊士运河事件抵制奥运会。

1964东京奥运会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从这届奥运会开始,南非由于其种族隔离政策被禁止参加奥运会。另外我记忆中好像有国家因为反感日本在二战时的作为而拒绝参赛,但仍然出现在了开幕式上。只是我记忆,请自行查证,别说俺造谣。

1968墨西哥城奥运会

就在奥运会举办十天前,墨西哥向在墨西哥城示威的学生开枪。官方表示只有4人死亡,而绝大多数来源的死亡数字有200到300人。我对这国家的事情不熟悉,不敢评论,你如果感兴趣的话,可以搜索特拉特洛克屠SHA,或者墨西哥城屠SHA(该词是防火长城关键词)。

这届奥运会发生另外一件更有名的事。有两名非洲裔美国运动员在获得奖牌的升旗仪式上,举起了带着黑手套的拳头(象征黑色力量),意图宣示黑人权益,并且对国内的种族歧视进行抗议。同台领奖的一位白人表示了支持。新华网将两位运动员的拳头称为“自由的拳头”

可惜的是,奥委会再次××(我就不误导了)“政治和体育分开”这条规定,宣布永远禁止两位运动员参加奥运会

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

那个著名的事件就不用多说了。

不过很多人不清楚的是,这届奥运会中还发生了一起大面积抵制事件,和新西兰有关。非洲国家由于南非的种族隔离政策,拒绝和这个国家进行任何程度的交流,包括体育交流。新西兰很长一段时间并没有奉行这个政策,特别在是两国人民最热爱的运动,橄榄球这方面。因此许多非洲国家威胁如果不禁止南非和新西兰参赛,他们就抵制奥运会。 后来有多少非洲国家没参赛我不太清楚,有兴趣的话可以自己查查。

1976年蒙特利尔奥运会

由于上文提到的那个原因,更多非洲国家拒绝参加这届奥运会,具体多少不清楚,但我知道五环旗上的黑环基本上就等于没有了。记得当时奥委会拒绝非洲国家要求禁止新西兰参赛的原因是,新西兰和南非交流的橄榄球不是奥运会项目,而且,……就是你知道的那个原因。

海峡两岸方面,这回有些独特。中国没有去成,但台湾也没有去成。加拿大官方不承认台湾的中华MIN国国号,于是所有运动员被拒绝签证。

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

由于我们的老大哥入侵阿富汗,总共有64个国家抵制了该届奥运会,甚至包括我们自己(本来台湾已经被挤掉,我们可以在1980,而不是1984重返奥运的),但新华网对这一点似乎不感兴趣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

邪恶的美帝国主义抵制了老大哥的奥运会,老大哥这次当然要报复一下。用的理由大概是“西方反苏反共势力会危害运动员的安全”,带领东欧共产主义国家抵制了此次奥运会,甚至另起炉灶,办起了自己的运动会。

另外值得注意的一点,海峡两岸第一次同时出现在奥运会竞技场上,但台湾则改用Chinese Taipei,大陆翻译中国台北,台湾翻译中华台北。这种“奥会模式”的名称是两岸那个时候难得的共识,而以后也被用到了其他地区和国际性组织的会员名称上。

所以我常说,从现实出发,才能解决问题,你看这样不挺好?大家都妥协一步,谁也不抵制谁。老抱着你的“原则”不放,那你就跟着你的天条进坟墓吧。

……

我不记得后来的奥运会出过什么问题了,只记得92年那次,由于联合国对南斯拉夫进行制裁,导致该国运动员只能以独立运动员的身份参赛。

不管你认为我想表达什么观点,我想说的是,奥运,任何体育都是和政治紧密相连的。这个道理很简单,除非大家都以独立运动员名义参赛,否则就一定要升国旗,“为国争光 ”,而有实力各国政府也必定会了一个漂亮的奥运成绩而花大把钱培训奥运运动员(中国和前苏联国家尤甚)。

同样的,就像你在上面的例子中所看到的一样,抵制奥运会的例子也是常常发生——太多了,我甚至认为我肯定遗漏了一些抵制事件。抛开自由言论那些人权不谈,别人抵制奥运,那就让人家抵制好了,你说北京奥运是全人类的,人家不来,那不就代表人家不是人类嘛。何必像踩到自己尾巴一样狂吠?1980年那次美国没去,我是苏联运动员的话我肯定笑死了。

另外,我还想说的一点。弱势群体,例如上文中提到的美国非裔黑人,或者是新西兰的土著毛利人,他们通常也是没有或者只有很少话语权的群体。因此他们为了要争取自己权益,就不得不利用任何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来发声,争取,包括非政治场合。我本人并不反感这些行为,包括这次针对火炬的抗议。但我的底线是,你抗议你的,但不能妨碍别人,而很明显,发生在伦敦的事情不属于这一点,而那两位黑人运动员是使用的无声抗议。

当然,支持西藏独立的人士可以用“我们根本无法参赛”来和黑拳头事件作比较。

最后一点,“体育和政治分开”的确可以作为你支持奥运的理由,但再回头看看历史,至少我发现,有时候体育就是不应该和政治分家,特别是36年那次。因此你要用这点抗议,就抗议好了,但我认为你千万不要认为自己就因此有多么多么的高尚,因为你和我都无法知道你的行为究竟是不是正确的,只有历史才知道。

我可没把中国奥运会和希特勒那届联系起来,我的意思是,你说人家的观点偏颇不是事实,那你凭什么认为你知道的事实就是“事实”?大家都不知道,大家都是为自己的观点说话,或者是被利用为某种观点当肉盾,但却都认为自己是上帝,是神,是真理。大家以平常心态看问题还好,但一旦把自己当成了真理或者神,神那岂是能侮辱的?然后各种疯狂行为就开始了。

而且,我们从来就没有把“体育和政治分开”作为天条,只要抵制抗议的对象是我们不喜欢的,我们从来不会用这条理由唱反调,而是高声赞扬。

只有历史,历史才会给那些真正“玩弄”体育和奥运分开,或者不分开的人做出公正的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