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乃印杀妻弃女案宣判 – 有罪

今天上午11点左右,全女性的陪审团在奥克兰高等法院宣判薛乃印杀人罪成立。薛乃印在听到判决之后挥舞拳头,咆哮“unfair”(不公)。法庭将会在7月底正式宣布对薛乃印的量刑。具体刑期还不好猜测,新西兰没有死刑,无期徒刑也是虚有其表,但我估计薛乃印至少能获得一个10-15年不得假释。

薛乃印案是我开独立blog以来所关注的第一个事件,不过我已经不想把我的blog搞得像一个新闻网站,所以还是来几句评论吧。其实也没什么,回去看我两年前的评论,其实我的观点还是一样的,整起事件的发生,每一个人都有责任,但没有一个人有权利用任何理由剥夺另一方的生命,薛乃印无论怎么说,谋杀都是说不过去的。在这一点上,我毫不质疑真正的凶手是薛乃印。辩方那个律师有点看不清楚形势,针对薛乃印的证据数量非常之多,无罪抗辩显得很乏力,刘安安是在性行为时窒息死亡的说法更是搞笑。

不过这件事看上去还没有完结。辩护律师在法庭外表示了,上诉是薛乃印的选择之一,也就是没有排除这个可能。如果薛先生真的还希望获得一些大男子主义者的同情,那就应该就此打住了,如果真是因为刘安安出轨而谋杀,做都做了,就堂堂正正的担起自己应有的责任。

薛乃印案明日开庭

该案件是这个blog开放以来所关注第一个案件,我当时写blog的热情还挺高的,还专门去拜访了薛先生的住所,甚至差点在重要证物上留下我的指纹。这个案子现在终于要正式开庭了,新西兰司法的重要问题就是拖,前年的案子了,明天才会正式开庭。

开庭为什么值得关注?在庭上会透露出更多关于案件的详细细节,例如薛乃印的真实动机和逃跑时的细节之类的,他是否也许真的像一些人所说,“值得同情”?很难改变我的观点,不管对方做了什么,你都无权剥夺对方的生命。整个审判将会有上百人出庭,预计将会持续一段时间,至少要几个星期吧。

我虽然已经脱离了开博初期的那种描述性的,没有自己意见的blog,但做事有始有终,本博将会继续更新关于该案的最新的消息,但频率可能不会那么频繁,我不想给我的订阅者塞垃圾:)一般的最新消息我会放在我的Twitter里。我的Twitter在嘀咕饭否有同步帐号。如果你来自奥克兰,或者奥克兰大学,闲得没事做,明天你可以去旁听看看,在奥克兰High Court,就是奥克兰大学法学院的旁边,明天早晨9.15分开始。

最后一次关于 … 杨佳

在我消失的这段时间,杨佳的终审也出来了,当然,死刑并不出人意料。

你从统治者的角度来想这个问题就觉得很合理了。公安毕竟是统治者用来统治你我的暴力机关,你一个人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把暴力机关给端了,而且七秒钟连续砍翻四个,这种人,如果不要你命而把这口子一开,以后哪个暴力机关的工作人员还敢为人民民主专政卖命?

当然,就杀人偿命本身来说,杨佳也确实该死。我同情他作案的动机,如果他在潜逃中,我可能也愿意收留他几天:),不过既然被抓住了,那也没什么好说的,接受现实为佳。

不过我还是认为,在这起事件中,杨佳和那些丧命的警察都是受害者。真正的凶手还是制度,拿走杨佳性命并不能解决社会矛盾这个根本问题。每个人都有头脑发热的时候,而在那个时候,人们可不会管你是暴力机关还是什么的。

又是一个情字?

薛乃印的事情还没有完,前几天的一起谋杀案受害者又被证实是华人。虽然警方现在没有透露案件的更多细节,但据华人社区里传言,很可能又和感情有关。

被害者叫Yi Ren(英文名Tina),今年30岁,来自中国北京。她的尸体于2日下午在奥克兰Newton的公寓中被发现。

一名23岁的华裔男子已经因此案被逮捕。是的,你没看错,23岁和30岁。这有点让我搞不懂了,也许和情没有关系,不知道,要等警方透露消息。

此男子已经与今天在奥克兰地区法庭提堂,但法庭禁止媒体在下次开庭之前公布此人的姓名。

不知道我blog的订户中有没有本地心理/社会系的大学生。有的话不妨做一下研究。华人之间的暴力犯罪,我印象中,很多都和感情有关。我们文有顾城武有乃印,还有前几年的那个把自己老婆送到妓院,然后杀掉的那位(叫什么名字来着,我忘了)。

这三起肯定不是全部,应该还有。

至少就我感觉,移民们在这方面的确是有精神压力的,毕竟是在另一个国家当外国人。而生活的不顺心很有可能导致感情纠纷。

很遗憾又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谨向死者家属表示哀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