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条新闻

February 13, 2009 – 1:37 pm

国家副主席习近平11日在墨西哥会见华侨时,批评有少数外国人对中国事务指手画脚,说“有些吃饱了没事干的外国人,对我们的事情指手画脚。中国一不输出革命,二不输出饥饿和贫困,三不去折腾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 (温州网 via 163.com)(来源已经被和谐了)

其实这没什么特别的,天朝所持的这种心态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说好听点是闷声发大财,说不好听点,这是没有社会责任感的表现。这次有点特别的是,这种话是储君说的。

作为一个所谓“大国”,要做的不仅仅是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像现实生活中,每一个人都不可能脱离社会一样,每一个国家也无法脱离国际社会。和现实社会一样,这个社会同样有好人,也有坏蛋。作为一个社会的一份子,我们之间都有一个约定俗成的道德准则和底线,谁打破了它,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而如果人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那这个社会最终会变成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的一个环境——因为没有人出面维护道德底线。

不输出革命和贫穷只是这个社会道德要求的最底线(虽然我对天朝是否达到了后面一点是有所怀疑的,革命好像没有,算尼泊尔那个有点勉强)。而如果想做大国,光做到最低水平那是不够的,要受人尊敬,就要做好自身示范和带头作用——这样的带头作用不仅仅是经济发展上的,只想吃饱饭的那是猪,而那些吃饱饭了,也有钱了,却道德沦丧的人——我们中国话中有个说法叫“小人得势”。

如果一贯奉行“对外不折腾”政策,那我们交到的朋友不可避免的都会是小人,因为只有小人才会做那种“你不管我的问题,我也不管你在干什么”的这种交易,真正朋友之间的交往应该是良药苦口利于病。

一个降低自身价值观,对和自身价值观不符的事情不闻不问,不太可能成为一个受尊重的大国。

另外习接班人这句话听上去为什么那么奇怪?特别是第三点。

---

委内瑞拉军方称,在本周日的宪法修正案全民表决中,禁止选民将选票吃掉、撕掉、扔掉、或不投进计票箱,违者可能被逮捕。(环球时报 via 163.com

天朝人民在某种程度上,的确是很幸福的。至少我们饿了还可以吃选票。


温影帝遭鞋袭

February 3, 2009 – 8:57 pm

有些不怀好意的敌对分子常常喜欢拿我天朝和美帝相比,从中得出天朝坏的结论——这是不对的,天朝和美帝在政治经济制度,文化,教育方面都是大大的不同,谁都知道是没有可比性,再说,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也不要资本主义的苗,你们拿伟大天朝和美帝相比,是何居心!要比,也要和我们的友邦朝鲜之类的相比,都是同样的制度和文化,比较容易比,而且很容易得出“天朝子民都生活在天堂中”这样的结论。

今天惊闻温家宝影帝在剑桥大学遭鞋袭,虽然俺要强烈谴责剑桥,800年的高等学府的教出来的居然就是这种人,是剑桥的羞耻。但在某一方面,我要感谢他们,因为小布什也遭过鞋袭,这就让中美两国之间区别有了可比性。

温影帝遇袭让我们能够在这些方面比较中美两国:

领导人的身手:

  • 布什:身手敏捷,顺利躲过两鞋。
  • 温影帝:温总没有动作,无法判断。但给他benefit of the doubt,我判断温总是反应迅速,运筹帷幄,知道鞋是打不到他的,因此也不用躲闪。

鞋袭造成的影响:

  • 布什:“他扔的是10号鞋”
  • 温影帝:“这种卑鄙的伎俩,阻挡不了中英两国人民的友谊。人类的进步,世界的和谐,是历史的潮流,是任何力量阻挡不了的。”

民众反应:

  • 美帝人民:

(是视频,看RSS的同学请看原文)

其实这种事就以平常心看待最好。很多天朝人民有一个毛病,总以为天朝、温影帝和其他各类“明君”都是奥斯卡金像奖最佳女主角得主,晶莹剔透,漂亮脸蛋,人见人爱。但问题是,现实生活中,这世界上你去哪里找人见人爱的国家?有批评就有过激行为,这很正常,你无法否认有人不喜欢你这个事实,你也不可能让全世界都喜欢你。主要的问题还是在真理部,片面报道久了,只宣扬友邦和他们的媒体是如何表扬自己的,会给很多人造成一种错觉。

平静看待不同意见的表达,就算是过激的,笑一笑,顺便谴责一下,也就过去了。动辄被伤害友谊或者感情,或者去砸几辆自己人的车子,或者去抵制全世界,这只能告诉全世界,中国人至今也没有长大,再说如果你老揪住不放,不就告诉那些人,这种方法对于吸引注意力是十分有效的。

如果你是“八宝饭”,你也许会反感温影帝这个称呼,但其实这件事就已经自证了炒回锅肉的温总理为什么是一名火候还不够的影帝。就算没有美国人的幽默,但至少也要展现一下所谓“亲民作风”吧?虽然还是中国官员的陈腔滥调,但来一句“希望你能穿著那只鞋到中国多看看,多走走”之类的话,怎么着也比骂句卑鄙好吧?

PS:中国国内媒体有报道说,“影帝对鞋袭者的指责赢得了全场热烈掌声”。是这样吗?这里有CCAV的片段,自己评价:

PPS:投资鞋生意的同学,你们今年要发了,这已经是潮流了,赶紧向那些喜欢扔鞋的地区倾销大量各式各样的鞋,中国造,价格便宜量又足,扔出去不像扔个adidas一样心痛


奇特的思维

February 2, 2009 – 7:45 pm

有时候我真不好理解洋人,特别是官员的思维。今天看到环境部和各地方议会的一份备忘录【PDF】,其中提到国家党以前的一个建议,说如果资源许可证(Resource Consent,中文翻译似乎不准确,就是修房子之前要从地方议会申请到的东西)没有在法律规定的时间范围内批出,那么整个申请过程应该免除所有费用,或者自动做批准处理。

很多政客喜欢做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事情。嫌地方议会的工作速度太慢,就要求它加快速度,而不是去研究速度为什么那么慢。这是一种,我称之为“懒政”的政客思 维。中国也有,但和洋人的出发点有些不同。政客是选票选上去的,因此他们在某种意义上反应的选民的思维,也就是选民解决某件事情的急迫性,而政客的目的就是要取悦选民。

但问题是,我上面提到的那种情况,根本就不需要华人的智商,就连洋人都知道该怎么钻漏子:地方议会可以在规定期限到达之前,拒绝那些申请,申请费还是照收不误。

虽然选民有各种各样的需要,但选民在绝大部分情况下并不是专家。选民依赖政客做决定,但问题是,在英式的西敏寺系统当中,政客可能是某部部长,其实他的专业和他负责的部门完全不相关(在新西兰有两个例外,总检察长一定是律师/法界人士,农业部长一定曾经是农民,但这只是不成文惯例),也就是说,他们也不是专家。真正有专业知识的部门CEO和部门雇用的那些“专家”。

不过一个“民主”系统中显而易见的问题就如此,专家没有最终决定权,有最终决定权的又几乎是什么都不懂,只能依靠专家建议,而且当专家建议和政党利益冲突时,常常会忽略前者。

这就算了,但有些时候,谁都看出来,政客的一些言论绝对是未经大脑思考的,更别说采取过专业意见了。例如说前总理海伦大姐在一家酒铺老板被枪杀之后就说过,卖酒的酒铺太多是导致抢劫酒铺案件上升的原因;今天又来一则,警察部长说解决青少年飚车问题的方法是,让那些小混混亲眼看见他们的爱车被收缴,在废物处理厂被压扁

在这点上,我觉得美国式的政府和立法机构彻底分离比较先进些,至少部长知道他那个部是干什么的。Homer Simpson 曾经有句名言说,“The whole reason we have elected officials is so we don’t have to think all the time.”,虽然这不是一个好主意,但至少比让政客也做和我们一样的懒人要来的更好。


Google:外面的世界很危险

February 1, 2009 – 2:24 pm
危险的世界

危险的世界

今天凌晨在写论文查资料,突然就变成如此了。这个世界的恶意软件真多啊。

点击上图有珍藏版大图,事故详情见此。官方的解释是,Google更新恶意网站名单时,不小心把' / '这个符号也包括在判断范围内,也就是说,每个网站都是合资格的“危险网站”。


2009春晚

January 26, 2009 – 9:13 pm

先汇报一下,我断断续续看完了CCTV的春节联欢晚会,毕竟没有什么事情做。而且是的,不要怀疑,我还活着:)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节目没几个。

其中一个是相声节目(但我也不记得是哪个了),里面有句话,“多少年前的春晚一个人唱八首歌,今天八个人唱一首歌”。还有一些类似的,但就记住了这句话。至少在我看来,这是明目张胆的公开攻击CCAV,而且这句话真正的讽刺效果在于,晚会后面真就出现八个人甚至十个人唱一首歌的情况。

这次的几个相声节目其实总体来说都不差,虽然都是恶俗和无聊的卖弄,但也偶尔能听到上面那种讽刺。如果题材真的放开了,那还是值得表扬一下CCAV的,如果不是,那相声迟早都会死掉。马东的那个相声不错,听得出来,有一些马季的遗风。

其他就没什么了,我唯一感兴趣就是那几个老人,和“中年老男人”(主持人语)的歌,他们无论出现在哪里我都是要认真聆听的。至于国母和小混混的合作,看上去没啥特别的,而且让我失望的是,我以为国母今年就不独唱了,结果还是有……

更让人失望的是商业往节目中的渗透,你甚至还能听到“百度一下”和什么招行卡。这种广告词,鬼才信商家没给钱。CCAV的本性再一次的暴露无遗,就几个月前百度在CCAV口中还是集虚假,低俗内容之大成的广告搜索引擎,不过一旦有了钱……所以可以看出,CCAV是绝对不可信任的。它可能和我们攻击同一个目标,但目的是绝对不同的。

总体来说,今年的节目非常平庸,就过得去而已,而且总体风格看上去非常像一个小奥运会开幕式,很遗憾,春晚依然是一档政治节目。不过我常常说,从春晚就能看出,D是绝不可能千秋万代的。每次春晚总会有一首歌中间要把我朝先帝的图像挨个放一次——你想想如果我朝皇族真的可以延万代,那,那首歌以后该要有多长才能展示完列祖的图像?

娱乐项目一日不去政治化,CCAV就一日不会得到我的认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