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大地震一周年

这两天很忙,所以这一篇看上去迟到了,不过还是说说,毕竟是件大事。去年这一天,我刚刚从学校回家,打开电视,BBC的头条就是中国地震,8级。我还记得我第二件事就是打开USGS网站,看到技术资料之后才知道大事不好,心里大概算一下,如果按照唐山大地震的死亡率,至少10万生命已经在顷刻间蒸发。

这一年之中有悲情,有感动,也有无奈。但在一年之后的现在,当胡在当地纪念时,我几乎要对着电视骂出声来了,那些像庆祝酒店开张的花篮和红地毯我就不说了,可他居然还有本事大谈胜利,大谈“救灾迅速”,果然那些要升到最高位的政客,需要的脸皮可不是一般的厚。

虽然也许是观念不一样,但我很厌恶把任何大灾大难都说成是“胜利”,“抗震救灾的全面胜利”。我觉得任何心里稍微尊重那些逝去生命的人们,都不会把整件事情看作是“胜利”,更不会把这种“胜利”用来当作党的宣传工具。就算后面真的“胜利”了,但损失8万人的生命,不管你是按照地球还是火星的观点来看,作为人类,我们早就输了,而且输得很惨。

不过把坏事办成喜事,这是老毛病了,我不期望他们能在短时间内改变。

但为了把坏事变成喜事,而把那些“坏事”全部压下去,这就是人品问题了。在这一周年的纪念日中,我心里想得最多的不仅是那些逝去的生命,也有那些仍然在经受心灵上的创伤所煎熬的那些生者。中国人死不能死个不明不白,我们讲究正义和公道,甚至还有以死求义的传统。而那些家长,不仅无法告慰和面对自己逝去的子女,还要默默承受人为的第二次折磨。

纪念不仅仅是缅怀,也是反思。我们是一个不善反思的民族,但这是8万人的代价啊,我们对钱也许没有概念,但对于8万人的生命,我们所能够学习的难道就只是一点点缅怀?连一个“为什么”都不会问?

埋葬和缅怀过去是人的本能,但这个本能的其中一个原因是,根据进化论的解释,人们埋葬,敬畏,直到祭祀死者是为了预防疾病传播,而保护生者。缅怀逝者是为了让这样的悲剧永远不再为发生,保护侥幸活在这个世上的我们。可难道我们连人的本能都没有了?

为了这一点,我们不会忘记追求那些“为什么”的答案。我们不反对谁,我们只是在缅怀逝者,用一种有人性的方式来缅怀。

而没有真相的缅怀,则是另外一种形式的侮辱。

关于 … 四川地震

这两天四川地震灾区的地震活动似乎又开始频繁了起来。

两天内美国国家地质勘探局记录到的就有三起,都是M4.5+的地震,成都应该都有感觉。这还不包括4级和以下的地震。

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今天凌晨的两个地震(来自我维护的地震列表):

00:40:43 四川省安县安昌镇西北10公里| 震中(Google地图)

00:40:43 四川省安县安昌镇西北18公里| 震中(Google地图)

这两起地震的时间非常接近,地理位置相差不到10公里,而且最让人担忧的是,这条线似乎刚好吻合龙门山断裂带的走势。如果感兴趣的话你可以把这两个坐标输入Google Earth看看。

一条线?这提醒了我,汶川的主地震就是双震心,龙门山断裂带沿着两个震心之间的那条线断裂——难道今天凌晨就是一起小型的“大地震”?我不是“专家”,看不懂地震波的资料,如果我的读者中有谁是这一行的,麻烦研究研究。

还有一点值得一提:安县安昌镇是北川计划重建的地方。

另外到现在为止,我没有看到国内对这两起地震报道,也不知道其威力如何——应该不大,就是有明显震感。我希望。

——————-

更新:网易有报道了。根据网友的评论,我估计山区外的地区,例如都江堰,德阳,成都市区经受的烈度应该有3-4左右。这样算的话,震心的烈度至少有5度——还好是没有主要城镇的山区。

再修正:成都有人报告墙上挂的东西掉落。最大烈度在山区外的某些地区可能达到了5度。

——————-

我个人预期,就历史上的唐山,山西海源大地震(山西是国外的说法)来看,余震可能会持续长达一年或者更久。不知道山区的疏散情况怎么样了,但至少我认为,汶川县全员,和其到甘肃之间的山区中处于危险地带的人员,应该全部疏散。

关于地震 … 我们应该搞清楚的问题

现在救人已经救得差不多了,这些东西可以说了。没什么意思,存个档,让自己不会忘记这些事情;也是尽自己的一份力,让一些人不要有那种“多拖一会儿他们就忘了”的侥幸心理。

  • 突发事件消息不畅

如果地震那时你在上网的话,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地震发生之后,来自四川的大部分网民几乎是瞬间从网上消失。而在其他地方的朋友纷纷陆续报告感到地震,而且很多人都从当地的地方网站上看到了不同的消息,称本省的什么地方发生了2-4级地震。

当然,不用多久,此类消息即被删除。

这是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至少就我看来,政府对于紧急突发事件,至少是在地震这一方面,信息传送的管道十分不畅;否则我很难想出一个理由来解释为什么我们有一个庞大的地震监测网,但它们却在各自为政,分别报告自己地区的“地震”,而根本没有在第一时间意识到这是一次大地震所传出的震波。

我甚至都有点怀疑,刚开始报道的那些小地震都是编出来的,为了社会稳定而已。

Read more关于地震 … 我们应该搞清楚的问题

给余秋雨进行一点科普教育

余秋雨老师最近有一篇大作:“含泪劝告请愿灾民”,要他们对校舍建筑质量忍气吞声,要社会稳定,不要让“不怀好意的外国人”抓住辫子。

至于余秋雨这种人,在他交代清楚自己关于“梁效”的历史问题之前,他说的一切言论我都当作放屁。因为这个历史问题,我也不难理解为何余秋雨也有这种“政治压倒一切”的言论了。在他看来,社会公正什么都不是,政治稳定和政府的颜面才高于一切。

但让人感到莫名其妙的是,他竟然为那些建筑商开脱,夸大地震影响力,说什么“地震专家说,地震到了七点八级,理论上一切房屋都会倒塌。”

我不知道这地震专家是谁,但我怀疑这专家很有可能余老师自己。作为文科出身的余秋雨能如此充当专家,实在是不容易,我愿意给余老师补充一点知识,以后冒充专家时,看上去才会更“专业”一点。

Read more给余秋雨进行一点科普教育

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纵做鬼,也幸福。

山东省作协副主席王兆山在汶川地震之后,有感而发,在6月6日的山东齐鲁晚报上赋诗一首:

江城子 废墟下的自述
一位废墟中的地震遇难者,冥冥之中感知了地震之后地面上发生的一切,遂发出如是感慨——
天灾难避死何诉,
主席唤,总理呼,
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
十三亿人共一哭,
纵做鬼,也幸福。
银鹰战车救雏犊,
左军叔,右警姑,
民族大爱,亲历死也足。
只盼坟前有屏幕,
看奥运,同欢呼。

Read more党疼国爱,声声入废墟。纵做鬼,也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