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大利亚高中将会使用维基百科作为教材

Aussie high schoolers get Wikipedia course
悉尼先驱晨报, via stuff.co.nz
2008年5月27日

作者:Stephen Hutcheon
译者:Arctosia

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的高中学生明年将有机会在课堂上学习维基百科。当地的教育部门把这个世界排名前十的的网站,列为了英语课程大纲中一选修课的规定教材。

这门选修课名为“世界村”(Global Village),学习世界不同地方的不同社区如何彼此交流和互动。维基百科,和其他一些书籍和电影,被列为了这门课程的规定教材。

Read more澳大利亚高中将会使用维基百科作为教材

环球时报+anti-cnn:多么河蟹的组合

今天在blog右边临时增加的地震新闻一栏中,我看到了一篇奇文,称“《时代》周刊说汶川地震是‘天谴’”。

时代周刊是我的每周读物,我回想半天,都没想起来这杂志什么时候说了“天谴”这种话。不过打开新闻,我一下就明白了:这新闻是“环球时报”在报道“anti-cnn”网站中讨论的内容。

Read more环球时报+anti-cnn:多么河蟹的组合

Time 100

今天拿到了最新一期的时代周刊,评选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100人。

和中国有关的人物,牦牛王,胡~锦涛,马英九,还有中投集团的董事长,楼继伟。每一个人都有大概几百字的简介。

厉害的不仅是这评选出的100人,连写这100人简介的作者都是大名鼎鼎: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莱特,意大利总理贝鲁斯科尼,总统吉米·卡特,两个克林顿……

我没什么时间,就翻译一篇。胡~锦~涛的那篇是基辛格写的,很多人已经翻译了,随便Google一下就有了。

那我翻牦牛王的那篇,估计没有多少人敢发这个。原文是Deepak Chopra,一位印度医生,作家写的。下面的话可能让很多人不高兴。牦牛王的介绍是Time 100系列的第一篇,占了两页,大半部分是一张跨版大幅照片,而胡只有1/3页,照片,就火柴盒大小吧。

当然,和其他翻译文章一样,为了避免麻烦,我得声明,我只负责翻译,文中的观点正确与否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

Dalai Lama
达赖喇嘛

时代周刊|Time
2008年第18期,第29页

作者:Deepak Chopra
译者:Arctosia

照亮西藏的灯塔,达赖喇嘛一直保持着一颗镇静和富有同情的心——就算北京镇压了他的人民。

数以百万计的人依靠达赖指引他们的方向,但他又依靠谁?他和他的人民在一生中无畏的面对着绝望。镇压和流亡是他们的家常便饭,但72岁的达赖喇嘛,仍然在残酷的环境下保持镇静。他对人类怎么看?“我们是最高等的物种,但也是最大的麻烦制造者”,他回答我说。

中国的领导者们和英国的印度殖民者有很大不同。达赖喇嘛甘地式的非暴力运动不会让中国感到良心上的镇痛,从而给予西藏自由。 不过,北京在这方面对西藏的压制却是越来越残酷,就像我们在今年(奥林匹克年)中所看到的一样。就算这样,达赖喇嘛也能和善的面对那些镇压他的人民,诽谤他的人们。我觉得他不愿意展现任何苛刻残酷的一面。他对我说:“我不厌恶Chinese【1】,但厌恶他们的所作所为。”

对我来说,达赖喇嘛最神秘,也是他最平常的部分是:他很快乐。就算在一场混乱的骚动中,他也能保持高兴的心情。他对我说过的,最令人启发的话是,忽略任何“有组织的宗教”,保持自己在提高自觉的的道路上【2】。“不依靠宗教,我们依靠常识和科学发现来了解一切”,达赖喇嘛说。我也是这样做的,但我仍然对他这种镇静和富有同情心的观念感到惊奇。我很肯定,神经学家会很渴望弄清楚那脑袋里的思维活动。

那么达赖喇嘛依靠谁给他指引呢?不是一个人,是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在我和你,在真我和非我的概念之上。这个地方不是一个我们可以找到的地方,但奇迹是,达赖喇嘛让那地方看上去更容易达到。

【1】:让CNN惹麻烦的这个词又来了,避免争议,保持原文。

【2】:这宗教的东西很难说清楚,如果看不懂的话,原文是:”The most inspiring thing he ever told me was to ignore all organized faiths and keep to the orad of higher consciousness”

微软放弃收购雅虎:鲍尔默致杨致远的信, 中文全文

(没有润色,如果你在阅读RSS,请查看原文,因为可能已经更新。)不改啦,吃饭。

May 3, 2008

Mr. Jerry Yang
CEO and Chief Yahoo
Yahoo! Inc.
701 First Avenue
Sunnyvale, CA 94089

尊敬的Jerry:

在三个多月之后,我们对就微软及雅虎可能合并的谈判结束了。

我首先要表示我个人对你,你的管理团队,和雅虎董事会就考虑我们收购提议的感谢。我更要特别感谢你在该计划上所投入的时间。我觉得我们本周进行的讨论是非常有用的,让我弄清可能达到和达不到的目标。

Read more微软放弃收购雅虎:鲍尔默致杨致远的信, 中文全文

新中自由贸易协定将于今天签订

New Zealand gets a key to the world’s most coveted market
新西兰得到了打开全球最令人垂涎的市场的钥匙

时代周刊|Time
2008年第14期,第53页

作者:Elizabeth Keenan
译者:Arctosia

“天然新西兰”(New Zealand Natural)牌的冰淇淋在中国很受欢迎。该公司在过去的两年半中已经在中国开了43家分店,销售新西兰产的冰淇淋。而巧克力和绿茶口味的冰淇淋尤为畅销。

但销售利润的一大部分都被19%的关税所占据。公司的CEO Shane Lamont说,“关税占了销售利润的一大部分,这些利润最后都流向了中国政府,而我们本可以有更好的回报率的。”

当150名新西兰贸易官员和商务人士在本周飞抵北京之后,Lamont希望关税也会随着他们的抵达而消失。

在长达4年,15个回合,新西兰驻中国大使形容为“十分详细和复杂”的谈判之后,新西兰即将在4月7日成为第一个和中国签署自由贸易协定的发达国家。

“这就像和公寓里最漂亮的那个女孩第一次约会外出一样,”新中贸易协会的主席Stuart Ferguson说,“我们走在了这位女孩的其他追求者,例如澳大利亚,挪威,或者印度的前面。

贸易协定的具体条目现在还是秘密,但预期会减免新西兰产品的关税,而且减少各种手续,使新西兰的产品能够更容易的进入中国市场。

对于一个像新西兰人口只有430万的小国家,如何更多的出口自己的产品一直是一个受到关注的问题。而在过去的25年中,新西兰智库“新西兰学院(New Zealand Institute)的的David Skilling说,“新西兰的出口行业在整个国家经济中影响越来越小。” 中国和新西兰都是世贸组织成员,但是双边协议会更加开放双方的出口市场。

新西兰也希望和澳大利亚一样和美国签署同样的协议,但和中国的贸易业同样具有强大的吸引力。两国之间的关税并不平衡,新西兰的出口商品在中国的关税最高达39%,而中国出口到新西兰的商品,关税几乎为0。以农业产品出口为主的新西兰越来越依赖中国制造的机器,电器,时装,家居。贸易的不平衡使得中国成为了新西兰最大的贸易逆差国,逆差金额高达27亿美元,比2001年数目增长了4倍。

新西兰总理海伦克拉克说,“自由协定的签订将会使双方受惠”,但她在言语用词上的斟酌可能预示着新西兰得到的利益可能不如当初想象的那么多:“我相信我们将会得到条件最好的协定。”畜牧业和林业将会从自由贸易协定中受益,但白色家电制造商,例如新西兰本地的Fisher & Paykel和时装行业将会更容易的在中国开设低成本的工厂,并且打开了中国庞大的中产阶级市场。

自由贸易协定预计将会对新西兰带来3个亿的收入。“这是相当值得的”,Skilling先生说,但就新西兰一年40亿新币(32亿美元)的出口总额来说,这个利润并不多。我们需要的是,让新西兰在中国的市场上能够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而且让大家意识到,中国的市场将会越来越重要。”

中国方面在自由贸易协定中将不会获得太大的经济利益。惠灵顿政府的谈判人员说,中方和乐意获得我们在农业方面的科技和技术,并且让一些类似于厨师和针灸行业的从业人员更容易进入新西兰市场。

不过对于北京来说,本次协定的真正价值在于,这更像一个“测试”。贸易将会成为中国影响全世界的重要工具之一,而这是中国和发达国家签署的第一个自贸协议,其并不大的规模使得该协议更像一个实验,就算中间出了什么错,也不会使得中国蒙受太多的经济损失,或者“丢脸”。

新西兰的主要八个政党中的六个支持该协议,但只有不到50%的民众有同样的看法。批评者担心廉价的中国制造将会淹没新西兰市场,而且中国在人权和环境保护方面的记录一直不佳。 联合未来党的党魁Peter Dunne因为最近的西藏事件而拒绝到北京参加协议签署仪式,但他仍然支持自贸协定,称“放弃自贸协议是新西兰自己和自己过不去【1】。”

不管该自贸协议的内容是什么,“天然新西兰”将会持续开拓中国市场。“我们很有决心”,Lamont先生说,“我们对公司未来在这个国家的发展充满了信心”。

他的观点也代表了新西兰整个国家的看法。

无论自贸协定将会给新西兰带来收益或者损失,“天然新西兰”的巧克力口味冰淇淋,和大量的新西兰出口商,将会留在中国生根发芽。

注【1】Peter Dunne的原话为abanoning the FTA would be “a classic case of cutting off your nose to spite your face.” 为英文谚语,大意为不能因为自己的脸长得不好看就把鼻子割了,引申为“自己和自己过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