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流氓和流氓间的抉择

November 5, 2010 – 6:08 pm

先说点我的背景。虽然我还在大学里,可在中国的“网民”中间,我有着和年龄不相符的资历。小时候刚接触互联网时,各个省的“信息港”才初步建立,中国互联网域名刚刚从.co.cn转换为.com.cn。至于我的经历,可以说我是看着腾讯长大的,当时我还认识这个公司里的不少员工。而至于3721 ,这软件我还主动去下载过 (当然,那是3721没有流氓的时候),觉得用处不大就删了。我做过聊天室管理,管理过不大不小的论坛(这家公司至今依然存在),有着很多和年龄不太相符的经历。

虽然对我来说,这些已经几乎是半辈子前的记忆,但很多有意思的细节依然记得清楚。当然我不能说太详细了,免得被以前的老冤家认出:)这不是倚老卖老,我想老网民对于360和QQ两家的本质都有着很清晰的认识:他们都不是好东西。腾讯这些年来的行为就不用说了;至于360,客观的来说,的确帮助了很多中国人使用电脑。但对于我来说,周鸿祎的历史让我永远无法信任这个人,从3721转型360并不是周真的开始诚心要保护你我的电脑,这只是一个商人见风使舵的本能罢了。06年360出现时正好是流氓软件退潮时期,而雅虎中国做了冤大头。把360请入自己的电脑,在我看来无非是请了一个大流氓潜伏在自己家里。大流氓能够镇住小流氓这并没错,但这并不表示你就安全了。而360滥用自身优势地位的案例和腾讯一样的多。

其实这就是我觉得最近两家之间争吵中最滑稽的部分 —— 对于正常人的抉择,他们通常会在本质上很不同的选项中选择,而今天,普通中国网民,屁民面对的抉择是,你是选择姓马的流氓呢,还是选择姓周的流氓?虽然他们都是流氓,但至少,你有选择闯入你家里的流氓姓啥的权利?而更滑稽的是,这种本质上只有一种选择的问题在很多人眼中真的就成了一道有效的选择题,各家企业,甚至网民都纷纷主动站队(中国人的好习惯),表态支持一方,把这场争论变成了一个非此即彼的较量。回顾下历史就不难发现这是为什么。今天还占市场主要份额的各大网站和腾讯背后的五大帮手,几乎个个都有流氓的前科,百度,新浪,搜狐金山,你想得到的,我就都还记得他们干过什么流氓行为。要挑一个完全没有做过恶的网站,还真是很难,我印象中只有网易似乎没有做过大恶。所以既然大家都是流氓,都没有道德底线,在别人的电脑上互掐,电脑的主人看上去也确实是没有更好的选择,只好选择自己最喜欢的流氓支持。

我一直认为网络和现实联系紧密。网络反射,并且放大社会现实。一个很简单的例子是我们很多人都会觉得我们在网上敢说的话,在网下却不一定敢说,虽然我们的总体观点并没有变。从这一点来看,360和腾讯之间的问题和所谓的选择就不难理解了。现实社会中能找到更多类似的不是选择的选择,例如各地的城管打警察事件,几家电信公司之间的“竞争”和我朝的“民主选举”——选来选去都是选流氓。中国的很多问题归根到底,都是因为某个团体的直接领导或者间接示范作用,但问题是我们恰恰还没有治理这个根本的勇气,或者我们已经习惯了把这个团体作为正常社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同样的,在网上,我们已经习惯了把流氓,剥夺用户选择的手段作为了网络常态的一个部分,并且习以为常,反倒忘了一个干净,正常和安静的桌面乃至整个社会长得什么样的。我朋友亲戚间很多所谓的“初级网民”,觉得我对软件弹窗感到反感表示不可思议。

但刚开始可不是这样的。这归根到底还是用户养出来的,人都喜欢占便宜,喜欢免费,盗版的东西,但中国人很少有“某些成本是必须支出”,一个人不能把所有便宜占完这样的觉悟。单独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可能短时间可以成功,但就长期来看,社会利益的动态分配还在持续,只不过方式变了,网民只不过是在通过被各种流氓行为霸占电脑还债而已,这种没有选择的选择是网民自己创造出来的。当初选错了方向,觉得这条路是可行的却没有考虑到种种可能的不良后果,所以至今就深陷其中找不到出路,反而产生了依赖感,这种选择的幻觉,和社会现实有着非常诡异的相似度 —— 虽然归根到底的本质都差不多,可他们看上去差别的确很大,的确给人非常真切的幻觉,而且还很难脱离。(看着是不是像某段历史?)

对于很多网民来说,360和腾讯的抉择就像“手心手背都是肉”的难题,虽然都有流氓背景,但谁也抛弃不了。同样的,有关部门也面对了一个相等的难题,再让他们争吵下去,无论哪方被彻底抹黑,都有暴露有关部门作为的危险;可直接插手的话,作为两个中国电脑上装机量最高的软件,这同样的“手心手背都是肉”,所以我可以说,闹一下,把这件事变成娱乐新闻,让这件事不了了之是对三方都最好的结果。唯一有可能受惩罚的是背后最先挑起这件事的那一方 —— 很多人觉得是360,其实不然,腾讯通过QQ强迫推销那个什么电脑管家挑战了几家公司之间的默契我觉得才是根本原因(至少是之一),不然不会玩这么大一把火。实际上两方都很反常态,360首先触及敏感话题,而腾讯一反在争端前保持低调的惯例下了如此重手,我觉得都是料准了对方已经玩到头了,不敢继续揭老大哥的底。

但反个方向来想,当那家公司为了自身信念而退出中国市场时(顺道说一句,比起今天的这些小丑,那的确是一家伟大的公司),我们很多人都期待Google公布手中的敏感词列表和真理部的指令。Google没有选择这样做 —— 她说她以前的员工还在中国国内。但握有真理部秘密的不仅是Google呀,国内的这些大小公司同样的拥有这些东西,虽然这一次没有直接揭露秘密,可做的可比当时的Google更进了一步。也许,我们可以期待他们和类似于维基泄密这样的地方?


本站荣获GFW's Choice Award

October 21, 2010 – 11:47 pm

你现在正在阅读的内容已经通过GFW和真理部认证,属于双加好内容。

以前常常开玩笑说,如果你没有被GFW过,你都不好意思跟别人说自己有独立博客。我一直很郁闷的一件事情就是以前我无论触红线,但中国国内访问这里依然畅通无阻,特别是看到周围朋友的blog一个个要么被关,要么被GFW,弄得自己确实有点不好意思。

不过现在不用了。我可以肯定GFW已经正式认证本站。具体时间不太清楚,但应该是在21日的某个时候。而且不仅仅是IP封锁,至少就我从国外的测试,无论我访问任何中国国内的网站,只要网址内带有".arctosia.com"参数,访问均会被阻断。我不知道这“惩罚”会持续多久,因为还有1/3的国内朋友表示可以访问。这也许表示GFW只是暂时阻断这里,或者只是因为全网阻断需要时间而已。如果你来自中国国内,而且还可以正常访问这里,烦请汇报一下你来自的地区和网络服务商,让我搞清楚状况究竟如何。

但不管怎么说,可以被GFW发现并且做出反应,这本身就是一种成绩。而且,这种网址关键词封锁的待遇通常是只有知名blogger才能享受的,而今天我居然能获得此项殊荣,真是受宠若惊。

被GFW认证之后直接访问本站则需要翻墙,但有很多其他可以看到这里内容的方法。根据我的测试,通过Google Reader等阅读器订阅我的feedburnerfeedsky种子依然正常。另外本站通过feedburner提供邮件订阅。我可以看到之前就有不少人通过这种途径方式订阅了本站。邮件的好处就此显现,避免被GFW阻断联系。如果你也希望订阅,在下面方框中输入邮件地址,然后点击信中的链接验证你的邮箱(非正常方式访问本站可能看不到输入框)。

输入你的邮件地址:

Delivered by FeedBurner

当然,一堵GFW是挡不了社会前进的脚步的,我也绝不会就此放弃这里。熟悉我的朋友知道,我刚开始写blog就没想过吸引眼球,而是给自己和朋友看的,只在后来才扩大范围,公开访问权限。而且在这个blog开始的第一天,我就坚持我只会说我自己想说的。我和很多访客交流过,他们认为我观点“尖锐”,“独特”,我常常不以为然,我唯一的不同只是因为年轻,比较有勇气,说话不会瞻前顾后。而在GFW 被封之后,这一点显得更为重要 —— 当你的网站被GFW认证后,如果还有人愿意翻墙过来,那么表明他们对这里内容的期望就更高。就像爱国青年所说,如果不“反动”点我怎么吸引眼球呢?其实这说法并没错,但这同时也应证了,这堵墙只会加剧社会矛盾,把原来可以通过讨论解决的问题掩盖,封堵,从而逼到绝路上,加速体制的崩溃。


平民到市长间的距离

October 20, 2010 – 10:41 pm

还有一周不到,大学生涯的所有课程就结束了。虽然收尾还需要大概一个月的时间,而且需要的精力还不少,但想想真是可怕,我还记得我在这里发出第一篇blog的时候,那是大概6年前,今天却要毕业了,岁月如梭啊。blog的魅力似乎已经开始褪色。忍不住诱惑,在新浪网易两个地方开设了微博,转发在Twitter的内容。虽然不太可能,但如果真有人想念我的唠叨,欢迎收听。

新西兰全国地方选举已经在10月10日结束。当时我并没有时间评论奥克兰的情况,现在新闻的时效性也已经过了,再说英文评论比我强百倍,所以再说也无用。不过有条新闻倒是很值得一提。最近在各种网站上闲逛找工作,在南岛Mackenzie District 地区政府的网站上找到了下面这个招聘前台的广告

Receptionist - As a result of our receptionist being successfully elected as Mayor, we require a new Receptionist for our Fairlie office...

Mayor这个词语之前的句子我都很熟悉,很多公司招前台接待的原因无非就是以前的那个晋升了。前台接待通常都是一个公司中地位最低的职业,虽然薪资是最少的,但要求的能力却不少,能随机应变,交流能力强,什么知识都要知道一点。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前台通常是进入一个公司的敲门砖,一个证明自己实力的机会。很多人做此类职业的时候,早已对今后的路途做好了打算,而绝不会只想呆在这个位置不想前进。但“因为我们的前台成功当选为新一任市长”,这种广告词和火箭式的窜升我还真是从没听说。严格来说我听说过,但那是王洪文,天朝案例不能算正常案例。

第一次看到Mackenzie District这个名字,以地理知识自豪的我也挠头了。这个地区在南岛基督城西边,新西兰最高峰库克山就座落于该地区。不过重点是,地区面积七千平方公里,但人口只有不到四千。所以可以想象的是,像这种类似于村庄的地方,地方选举基本上就是选邻居了,选来选去总有一个你认识,或者至少有点联系的人。

在这前提下,前台职位的优势就显而易见了。这位名为Claire Barlow的前台在市长选举中击败了现任的两名地区议员,也就是她的老板。但选票总数其实很少,只有不到800张。可以想象的是,她在这位置上工作了那么几年,这800票背后的主人没准她都认识,至少接过这800人的电话,或者帮助解决过问题。一个四千人的地区需要大概10名议员来管理,但联系这10个人,或多或少都要经过这位前台。

其实政治是最不需要专业知识的职业了。如果要申请参加选举,找自己的七大姑八大姨签名凑够提名人数,再交点钱就可以报名了。连申请一般工作必须的个人简历都不用准备。这里的政客背景五花八门;而大学里学政治专业的人,却通常都不会去做政客(再次强调,天朝例外)。像新西兰这种地方政府架构,一个市长是傻瓜还是某行业的博士都无所谓。市长可以很活跃很积极,也可以只投票然后就下班了,而城市还是会正常运转。因为政客的工作不是执行自己的理想,而是选民的。当然,傻瓜都知道如果不按自己地区选民的意愿投票,下一个选举周期自己就要失业了。这种大多数选民决定事务的方法有好处,不过当然,坏处也不少。

但我的朋友,虽然这是个小选举,但政务官的本质不就应该是如此么?政务官应该是一个其管辖范围内大多选民都认识,有联系,有公信力,你有好感并且可以相信的人。虽然人口增长可能冲淡了政务官的本质,政党的存在更让政客们搞不清楚该向谁负责,但基本的元素依然是一样的。像是在大城市,因为人口基数的原因,政客能做到的就是和尽量多的人聊十分钟,但有人统计过,像在奥克兰40万人的城市,如果认真做,你依然可以通过面对面对话涵盖大约10%的人口。 对于政客,人们需要的是信任和亲切感,当然最后还有通过投票过程将这种感觉合法化。而最不需要的是 ……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我觉得政客,还有一些有着统治阶级思想的人民,反过来抱怨人民难管,狡猾,不能信任。这种主次颠倒的荒诞变成了真理,确实是一没有人需要的奇观。


刘、刘晓波!

October 9, 2010 – 12:50 pm

刘晓波,第一位在中国本土和中国监狱中获得诺贝尔奖的中国公民

我没有敌人 …… 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一个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所以,我希望自己能够超越个人的遭遇来看待国家的发展和社会的变化,以最大的善意对待政权的敌意,以爱化解恨 —— 刘晓波在2009年被判11年徒刑前的最后陈述。

自从上一次的胡佳落选诺贝尔和平奖之后,像这种诺贝尔奖的评选就显现出了一个问题:虽然几乎人人都知道天朝今天负责加工几乎所有西方国家的拖鞋和袜子,也有很多人知道政府是如何对待自己国民的,但很少有潜在诺贝尔奖被提名人可以作为一个有象征性的符号,在国际上享有声望。当然这一是因为国内的新闻管制,导致一些人为自己人民的自由为之奋斗二三十年也无人所知,但另一方面,我也不能不说,市场推销技能在政治活动中不可或缺,而中国人普遍缺乏这个技能。

其实这一次我也没有对刘晓波,二十年前“刘黑手”抱太大期望,就连刘晓波的夫人刘霞女士都说,她只准备了刘晓波没得奖的发言,却没有准备刘晓波获奖的发言。平心而论,凭对世界的贡献的来说,候选人名单中比刘晓波强者无可计数。如果按这点来评选,根据互联网在全球各地争取人权,自由中扮演重要角色,我觉得Tim Berners-Lee,万维网发明者,才是真正受之无愧的候选人。如果没有他的发明,和他对维护互联网自由所作出的不懈努力,压根就不会有Twitter,也不会有中国今天的网络维权运动。

但将和平奖颁给中国,却有着其特殊的意义。评选委员会Thorbjørn Jagland在宣布获奖人时的发言说,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应该有批评存在,也应该容忍批评。中国今天有着历史上无双的经济发展奇迹,但发展和随之而来的力量也意味着中国将面对更大的责任。中国是多个人权公约的签约国却没有做到承诺,而“我们相信,人权和和平联系紧密,人权是诺贝尔遗嘱中对和平奖的要求,推动‘世界、国家之间友爱(fraternity between nations)’不可或缺的基本条件”。刘晓波在异议分子中坚持和平,非暴力,理性,甚至还不反对保留共产党大框架下争取改革的立场,让他完全符合和平奖的描述,而不像六十年一贯坚持其红卫兵风格的外交部所说:“对和平奖的亵渎”。不过感谢祖宗,至少这次他们没说伤害了中国人的感情。

对于我来说,他和二十年前的坦克人王维林一样,同样是中国人今天早已失去的勇气,不屈和良知的象征。就算按爱国贼,爱国份子的价值观来评判,刘也毫无疑问是位优秀中国人。比起爱国贼们在海外“爱国”,刘晓波就算身陷囹圄,也拒绝了“保外就医”,而宁愿选择坐穿牢底。

不过不能忘记的是,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意义并不完全是因为他本人,而这,才是这个奖最关键,和在某种意义上,喜剧的部分。Jagland说,“中国国内和海外争取中国人权的广泛运动一直在进行,而刘晓波,因为当局对他的判决,成为了中国人权运动最重要的象征” ——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去年的重判,也许今天的授奖就不会发生,而把刘晓波作为第一个中国国籍(实际是第二个,但达赖喇嘛持有难民旅行证),无疑是给了共产党二十年来最响亮的一记耳光。平日老是嚷嚷没有中国人得诺贝尔,而今天给了,我们的党又叶公好龙,不敢认了。这对于国际社会认清这个党的本质很有好处。

不知道天天号称要政改却因为08宪章把刘晓波关进监狱的衙门,和衙门首脑温影帝今天在想什么。我们都知道,如果讨厌一个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别理他,但对于一个用言论都可以推翻的虚弱政权,这显然不是选择,甚至之前还多番警告挪威政府不要授奖刘晓波,却不自知这种行为只能起到反作用。诺贝尔评委会对中国人权运动的肯定,在短期之内肯定会对中国人之福祉有帮助,至少给了很多并不知道刘晓波,或者已经在物欲横流中忘记他名字的人一个提醒。他的获奖,无疑让很多人知道了原本只是小范围知识份子宣言,08宪章的存在。

但从长期来看,这个奖只是一个开始。他对刘晓波的处境会有帮助,但对其他有家有国不能回,或者因为维权或者人权而被关进监狱里的中国人来说,这称不上任何好消息。对于流亡国外的人来说,他们风险不大,就像那个国际奇闻 —— 作为中国通缉犯的吾尔开希,通过各种途径向中国政府自首均被拒绝,不知道世界上还能从哪里找到这种奇闻。但对于坚持在中国国内的自由不屈者,情况就难说了。凭衙门六十年来的历史已经表明,他们不会从根本上解决这个问题,而只会更加凶狠,斩草除根,以免出现刘晓波第二。我不敢想象以后的情况。

刘晓波的获奖,无论是对于官方,还是民间来说,都是一个契机。对于民间来说,这是让世界看到中国民间一直以来的不懈努力和赢取更多支持的最好机会,而对于官方,也是展现自己改革诚意的契机。如果真的有诚意政改,就请先从释放和停止迫害刘晓波、胡佳、高智晟、赵连海、黄琦、谭作人、陈光诚和其他异议和维权人士开始。

但我没有刘晓波那样的境界。就在宣布刘晓波获奖之后,又有不少人因为聚餐吃饭庆祝而被逮捕,至今没有消息。这样的政府和他的首脑,叫影帝,那是表扬。

PS:诺贝尔奖官方网站已经获得“GFW-中国政府推荐的好网站”认证,为了庆祝,特此提供评委会颁奖发言视频本地下载(mp4,12.4mb),为传播消息、保留历史时刻作出自己一份微不足道贡献。


基督城地震的另一面

September 10, 2010 – 2:02 pm

已经进入大学毕业前的最后几个星期了,实在是很忙,常常会忘了这里,还请见谅。另外嘛,现在无论有什么话想说,我能找到一个小萝莉说了,所以表达欲就减少了。不知道多少人能够理解这点:)我依然在Twitter上活跃,有事,或者需要交流可以在那里找我。

不过,最近看到冯小刚的《唐山大地震》在本地电影院快要下线了,家人想去看,还是抽空跟着去看了一次电影。我原本就不喜欢这样的东西,看电影送卫生纸,别人吃个爆米花都要被鄙视,这一听就不是正常人,而是平日中的那些道德勒索犯、爱国贼所喜欢看的电影,不过还好,电影院就我们两三个人,相当于专场电影,吃爆米花谁都管不了我。

不过我不想说这个,我想说的是最近在南岛基督城(Christchurch,或者按非常不信达雅的译法,克赖斯特彻奇)的地震。新西兰是地震多发国,这两年地震不断,这个博客里也提过很多大地震,但从来没有一次地震这样靠近一个大城市。按天朝标准,基督城最多是个大县,不过在新西兰,是第二大城市。这样的地震对全国经济,救灾能力的考验是可想而知的,预计损失在新西兰年GDP的2%以上。

这次地震有很多颠覆我观念的地方。最值得一提的是强震发生的时段。作为天朝子民,我们的“常识”是晚上,特别是凌晨发生的地震,几乎肯定要比白天大家都没睡觉时的伤亡要高得多,“家“这个词的脆弱早已深入人心,以至于成为了一个很难颠覆的常识。所以当我听到很多人庆幸地震发生在凌晨死点,而不是下午四点,可以理解我有多惊奇了。事实上大多数住宅都比较新(根据新西兰“新”的标准,我的意思是五六十年内),依照的建筑标准更严格,而且大多是木框架结构,所以抗震能力更强。因此对大多数人来说,家是最安全的地方,至少就我,很少看到整体倒塌的住宅。电视中的一个画面很有意思,一户居民发现一个小断裂带正好从自己家中经过,房子跟着地势隆起来,却依然完整并未倒塌。

相对于住宅,倒塌严重的是那些比较古老,有历史意义的建筑,这些建筑大多处于市区中心的商业建筑和教堂之类的社区建筑,这些建筑晚上通常不会有人住。它们大多是砖瓦结构,一震就导致砖头乱飞,烟囱倒塌。如果是白天,很明显会对行人造成极大的杀伤力。

不过对我天朝人,特别是还居住在天朝的子民来说,没有什么比如此低的伤亡率更让震撼了,以至于让很多人嘲笑说新西兰地震是对天朝“很不友好”的一次地震,零伤亡(其实有一个人因心脏病发身亡),新西兰自己不能多难兴邦就算了,而且还让天朝情何以堪,不知道安的是什么居心。这个问题让我朝的五毛们伤透了脑筋,我看到了各种各样的解释,不过大多是臆测,并不准确。当然对他们来说这并不无所谓,拿到钱就行了。

媒体将这次地震和海地地震对比,两次地震无论是震级还是震中离人口聚集区的距离都差不多,可造成的伤亡水平差别巨大,当然更好的建筑质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除了零伤亡,房屋倒塌都很少,近40万人口的城市只有400人的房屋不再安全,需要临时居所。

不过实事求是的说,低伤亡也有很大的运气成分在内。新西兰有个昵称叫Godzone,上帝自己的国家,当然不会让大事发生在这里,事实上这个国家的运气也的确是好。一是地震发生的时间救了很多人的命;二是主震前四秒发生了一次五级的小震,相对于唐山大地震之后的强余震来说,这个地震对那些居住在砖瓦房内的居民非常重要,就因为多了这几秒,刚好唤醒了正在床上熟睡的人们,接着大震来临,正好逃走,然后发现自己的床已经被压在倒塌的砖头之下了。

如果震中处于市区下方,那么我对这个国家不抱任何信心。甚至连大众都不否认这点,民防部曾经和电视台合拍过一个低成本电影,假设1855年在惠灵顿的地震发生在今天,有人会因为一个星期内等不到救援而饿死,医药短缺让糖尿病人丧生,而这个国家必须得依赖澳大利亚的援助。当然电影有些艺术化,但民防部平日的宣传也是着重于自保,希望民众们在没有任何支援的情况下能至少独立坚持三天。

如果有五毛兄弟因为我这些资料得了领导的赏,我要求一半分成,二毛五也是钱,是不是?玩笑归玩笑,但重要的是,我们需要给历史一个完整的图片,不夸大任何一面,不然你和共产党的真理部有啥区别呢?

这就说到了唐山大地震这部电影。这电影离事实根本不能再遥远了,稍微考虑一下都站不住脚。一个小孩子,在如此大灾之后,脑袋还没反应过来呢,能恨自己的妈32年,这显然是我朝的老毛病,用成人意志意淫孩子的想法。当然我不否认灾难中的很多悲欢离合都人催人泪下的能力,但为什么个人的遭遇能获得广泛的同情和关注,最重要的一点就是 —— 它是真的,至少也应该有事实基础,例如很多电影的“根据真人真事改编”。因为是真人真事,才可能符合一般人生活的常识,更能产生共鸣。

不过“事实”当然是不能拍的,这词都快成为天朝敏感词大辞典的最新成员了。人掉眼泪很正常,可如果连为谁掉眼泪都不知道,还要通过发卫生纸的途径来强迫别人一起掉眼泪,我坚持对这种人“道德勒索犯”的评价。更别用说我们所看到的只是事件的一面 —— 还有隐藏的另一面不为众人所知。我推荐一部叫《掩埋》的纪录片,这部片子在youtube上有完整版本(当然,需要翻墙)。当了解了个人悲剧所处的大背景下,再来考虑这些小说和电影是否依然感动,依然有价值,更为合理一些。

32年之后,经济发展了,可社会显然没有随之前进,甚至倒退。三十二年前的个人悲剧在汶川大地震之后丝毫没有减少,而且更有一种上瘾的趋势 —— 眼泪多么能够创造“凝聚力”,以至于开始鼓励大家流泪,而让人们知道自己为什么,为谁流泪则不再重要,至于能否让人们不再流泪,更不在很多人的考虑范围之内了。对于我来说,这种集体的心灵麻木比任何地震都要悲剧,任何不能从历史中吸取教训的人,将会不可避免的重复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