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闲话

有人说我blog太严肃了,顺便说说

人是政治动物,但中国人又是那种动物世界里都找不到的政治动物(林语堂语),那我为什么关心政治?其实是有很多原因,我可以告诉你的是,前半辈子我对政治话题丝毫不关心,而让我产生兴趣的直接因素是:IT/互联网。

至少我觉得这是一个规律,在中国,关心政治的人不一定关心IT业界的消息(但也不一定,因为有GFW的存在),但关心IT/互联网的人绝大部分都要涉足政治话题。你去IT业界主要的网站(不是门户那种),上面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和政治相关话题。我相信我这里的订户当中,有不少都应该是业界里的人。

至于这为什么我就无法解释了。其实中国人被折腾了60年,谁不关心一点政治话题呢?IT民工这群人的关心显得特别明显,可能是因为政治力量对互联网的干涉导致你不得不关心,或者只是业界内的人更习惯于在网上发表看法。

当然,无论是什么原因,我想你都能推出来为什么一些人那么怕互联网。

奇特的思维

有时候我真不好理解洋人,特别是官员的思维。今天看到环境部和各地方议会的一份备忘录【PDF】,其中提到国家党以前的一个建议,说如果资源许可证(Resource Consent,中文翻译似乎不准确,就是修房子之前要从地方议会申请到的东西)没有在法律规定的时间范围内批出,那么整个申请过程应该免除所有费用,或者自动做批准处理。

很多政客喜欢做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事情。嫌地方议会的工作速度太慢,就要求它加快速度,而不是去研究速度为什么那么慢。这是一种,我称之为“懒政”的政客思 维。中国也有,但和洋人的出发点有些不同。政客是选票选上去的,因此他们在某种意义上反应的选民的思维,也就是选民解决某件事情的急迫性,而政客的目的就是要取悦选民。

但问题是,我上面提到的那种情况,根本就不需要华人的智商,就连洋人都知道该怎么钻漏子:地方议会可以在规定期限到达之前,拒绝那些申请,申请费还是照收不误。

虽然选民有各种各样的需要,但选民在绝大部分情况下并不是专家。选民依赖政客做决定,但问题是,在英式的西敏寺系统当中,政客可能是某部部长,其实他的专业和他负责的部门完全不相关(在新西兰有两个例外,总检察长一定是律师/法界人士,农业部长一定曾经是农民,但这只是不成文惯例),也就是说,他们也不是专家。真正有专业知识的部门CEO和部门雇用的那些“专家”。

不过一个“民主”系统中显而易见的问题就如此,专家没有最终决定权,有最终决定权的又几乎是什么都不懂,只能依靠专家建议,而且当专家建议和政党利益冲突时,常常会忽略前者。

这就算了,但有些时候,谁都看出来,政客的一些言论绝对是未经大脑思考的,更别说采取过专业意见了。例如说前总理海伦大姐在一家酒铺老板被枪杀之后就说过,卖酒的酒铺太多是导致抢劫酒铺案件上升的原因;今天又来一则,警察部长说解决青少年飚车问题的方法是,让那些小混混亲眼看见他们的爱车被收缴,在废物处理厂被压扁

在这点上,我觉得美国式的政府和立法机构彻底分离比较先进些,至少部长知道他那个部是干什么的。Homer Simpson 曾经有句名言说,“The whole reason we have elected officials is so we don’t have to think all the time.”,虽然这不是一个好主意,但至少比让政客也做和我们一样的懒人要来的更好。

奥克兰改革

这两天看到我们的市长,John Banks急不可耐的跳出来要去当那个大市长,顺便说说这个问题。

对外人,特别是来自于新西兰之外的人来说,一个常常发生误解的名称就是“奥克兰”这个词。当我们只说“Auckland”时,这个词可以表示奥克兰市(Auckland City),也可能是奥克兰城市地区(Auckland Metropolitan Area),包括奥克兰市,北岸市几个邻接城市在内的城市地区;奥克兰也可以指奥克兰地区(Auckland Region),也就是奥克兰地区议会的管辖范围,包括城市地区和周围大片乡村地区。

如果你生活在城市地区,你也许和会我一样觉得,几个“城市”之间的分界并不是那么明显,除了奥克兰市和北岸市之间以海湾相隔,其他几个城市之间唯一能让你觉得不同的地方就是路标的风格。事实上,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居住于一个“城市”,工作于另一个“城市”。

有人说着造成了资源浪费,将不必要的资源消耗于重复官僚上。我倒不是很同意,因为如果奥克兰地区下的所有议会合为一家,那么这个大议会将会控制着新西兰1/3强的人口,管辖范围超过6,000平方公里。对于一个只有400万人口的国家来说,这太大了,而且奥克兰地区事实上也没有成为一个城市,南北在城市特征,甚至文化上的差异还是相当明显的。如果为了减少浪费而这样做,只会导致更多浪费。

几个“城市”之间的联系如此紧密,产生的主要问题其实各个城市议会在政策,法规上的不一致。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是各个地方政府都为自己着想,目光短浅,自私,也不会照顾“集体利益”。这在一些和整个地区相关的事务,例如高速公路系统和橄榄球世界杯上表现得尤为明显,大家都想得好处,但都不愿意投资。

保证地区政策的一致性,一个更高级的议会可能是必要的,但废除现有架构是绝对有害的。看了很多人的言论,我觉得国家党上台所导致的幼稚“Change”思潮到现在都还没有结束,只要是“改变”,那就一定是好的。

负责奥克兰政体改革的王家委员会将会在今年3月底向总督提交最后的报告,到时候在看最后结果是怎么样的。我个人的预计是,出现一个新的,管辖范围更宽的议会的几率不小,但可能不会包括整个奥克兰地区,会有改动,现有的地区架构会精简,但不会消灭。

不折腾元年

也许是当今圣上也不喜欢晦气的2008年,今年新年似乎是要改元了,是为不折腾元年。这是圣上的第二个年号,第一个年号“和谐”一共用了7年(我算错了:()5年左右(2004-2008)。八荣八耻勉强可以算一个年号,但如果算进去的话,两个年号是并用的,不和谐。

“不折腾”在我朝历来的年号中是非常特别的。我朝年号主要的特点是,它要么说明一个目标(小康),一个活动(文革,开放),要么是一个要求(三表)。今上的新年号虽然像是一个要求,但其准确含义却是非常的模糊。

我朝年号的一个趋势是越来越模糊,“文革”的含义清楚明确,“改革开放”也很简单,但从“三表”之后开始,每一个年号给人的解读空间是越来越多——“和谐”就是一个最明显的例子。这是相当讽刺的一件事,说是不折腾,但只就讨论这个词的真正含义,已经把一堆人折腾来折腾去了,大臣们无论揣摩也摸不出今上的真正的含 义,而外媒也为这个词犯难,因为官方的翻译是直接音译,也就是把翻译的工作交给了外媒。

不说笑了。虽然有点晚了,但我还是说说今年的新年号,把我放假时错过的那些话题补上。

由于我不到小学程度的中文文化,我也很难理解这种口语化的口号。生活中用的不折腾,我理解的意思是有两个,一是“去做某件事情”——很明显,这个释义是不对的;另外一个就是“不做无用功,无意义的事情”,一个例句:“他瞎折腾了半天,但还是什么事都没做出来”。

那什么样的事情是无用功?这需要理解诏书中的上下含义。

“我们的伟大目标是,到我们党成立100年时建成惠及十几亿人口的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到新中国成立100年时基本实现现代化,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只要我们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开放,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就一定能够胜利实现这一宏伟蓝图和奋斗目标”

我的看法是,这段话是在说建设“更高水平的小康社会”和现代化之类的那些东西的一个宣示。而要达到这些目标,就需要“不动摇、不懈怠、不折腾”。

前两个很好理解,“不动摇”就是要要求坚持”推进改革开放”和”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而且不能在路上懈怠。不过这样读的话,“不折腾”和不动摇“似乎没啥区别,因此这话似乎是说给冉匪刘晓波背后的黑手和那些“西方走狗”听的,也就是说,任何脱离”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改革都是没有必要的瞎折腾,不能姑息放纵这些行为。如果是这样读的话,”不折腾“有那么些像是对08宪章的回应。

另一种读法似乎也有一定道理,也就是把”折腾“理解为改革开放中的那些失败的措施,也就是医改,教改那些东西。如果是这样的话,这是一个未来政策的宣示,宣布未来改革将会更加慎重而不是领导拍拍脑袋就可以决定——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一个简单例子,政府到处乱拆房子的事情可能会更少了。官方媒体上的解读更倾向于这种。

在经历了2008年的超级折腾之后,圣上宣布这个年号的目的是十分可疑的。我怀疑这话是故意说得很模糊的,目的很简单,就像中国的一些法律一样,模棱两可,怎么都说得通。这样做的一个好处就是,草民听了可以感受到皇恩浩荡,感激不尽;而到了衙门那里,不折腾又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含义

但无论是前面所提到的哪种解读,我都看不到任何新意。对“反动分子”的“瞎折腾”,今上一直是看在眼里,恨在心里的;而如果新年号如果能够希望来自政府方面的折腾减少,我不期望它能取得任何效果——否则从和谐元年开始,官府就应该和大家一起和谐了。

当然,就普通老百姓的新年愿望来说,我还是希望官府能少些折腾,不要把人关了又放,放了又关,网站封了又解,解了又封。这不仅是对普通人们有益,这也是官府维护统治的方法,否则如果官府继续折腾,不给老百姓一个明确说法,老百姓就要上门给官府一个说法了。

———–

说是不折腾,不过我又开始折腾了。这两天的blog有些小改变,如果你发现任何问题,劳烦告诉我一声,谢谢。

“将反华者狠狠的踏在脚下”

爱国这玩意儿,我以前好像说过,这个词在我这里是个贬义词,特别是在中文语境下。我要表扬谁我会用“他为国家做了什么”而会避免用爱国这个词。因此如果谁说我是爱国者,我也会认为那人是在骂我,而且我要回骂,你们全家都爱国!

在我离开的这段时间,中国互联网上出现了一段相当强大的视频。据说这段视频可以让西方人“胆寒”。那么强大的精神武器,如果你没欣赏过,那还不赶快把下面的视频存下来?我是存了,如果碰见有洋人欺辱我天朝子民,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下面这段视频亮出,把他们吓得心惊胆寒,不战自降。

如果你觉得我的玩笑有些过分,你应该问问这段视频的作者,在我眼里,这视频就是一个国际玩笑。我看完视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是真的?这段视频很像恶搞,因为它只会出现在三四十年代的日本,或者是60年代的中国,或者是今天的朝鲜。我脑袋中甚至闪过了一丝念头:该视频的制作者是在玩无间道(中间居然把“天朝”当褒义词用)?还是这个视频中的小学生是从朝鲜精挑细选的?因为任何一个有健全思维的人看到那玩意儿之后都会起鸡皮疙瘩,更别说加入其中了。

这也就是这段视频的可悲之处——它的目的是什么?它真的让西方丧胆了吗?任何一个活在现实生活中的人都会知道这问题的答案。

事实不好听,但我喜欢说比较直接的事实:它的真正目的就是提供给愤青一个YY的工具。这段视频可以让他们看到祖国的未来还是“有希望的”,可以让他们感觉到,我们的精神炸弹无比强大,连小孩都能吐死一堆西方人,世界的未来一定会是我们中华帝国的。

但我看到的,是一群没有灵魂,没有自我的行尸走肉。那些可悲的成年人在外面是“感情屡屡被西方伤害”却被自己的主子告诉说不能反抗(我觉用“漫天哀愁,一地冰碴”形容他们挺合适的);而在自己家里却是刀枪不入的义和团,连一首诗都可以把那些可恶的西方人打得屁滚尿流。光是自己YY还不行,这些人已经沦落到要靠拖未成年人下水来满足自己的YY了,以为让一群孩子们念几句“将反华者狠狠的踏在脚下”;“地震的余波也能把法兰西催跨”就真的能够强大了,他们不可悲,那可悲的是谁?

更可悲,可怜的是视频中的那些学生们,他们究竟有几个知道自己在朗诵的这首诗的含义?这些人,特别是那位老师,有什么权力把孩子们当作可供自己使用的道具?这不是什么“西方的自由主义思维”——他们所敬仰的党先烈们宁愿死在狱中也不愿说违背自己理想的话,而今天这些所谓爱国者相比起那些“国军”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连小孩都不放过。

其实这段诗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相当不错。它能够让你看到很多问题,从中国对下一代的教育,到诗中所展现的那种“做鬼也幸福”式的成年愤青思维,简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让你思考很多问题。

我个人的感觉是,中国这个世上最伟大的国家迟早会强大,但在此之前,一定会为被长期放纵的极端民族主义付出惨重代价,之后这个国家才会真正的长大——我知道有人可能要反驳我,换位思考一下,如果美国人是今天的我们,特别是视频中所展现的那种狂妄自大的德性,那么这个世界将会怎么样?

回到开头提到的“爱国”。其实没我说得那么夸张。我真正讨厌的人是那些爱国爱得不成人形的那些“人”,为了“爱国”他们可以抛弃一个作为人的基本准则(诚实,不伤害同类等等……)。真正的爱国我还是欢迎的,至于辨别谁是爱国者,谁是爱国贼,我用的判断标准很简单:爱国是爱,不是恨,更不会凌驾于是非之上。

另外一点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人肉搜索引擎哪里去了?当有人羞辱儿童的身体时,网民没有说放过他;而这个人羞辱了儿童的灵魂,该怎么说?杨师群教导自己学生要包容都被痛骂,难道我们唯一能够包容的就是煽动仇恨的那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