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奴社会数据一考

很多人说中国社会在年份尾数逢9时会发生大事,我不知道今年是否如此,但很多有重大意义的日子的确是在9周年发生的,因此今年的整数纪念日也是特别的多。这个月(3月)除了两会之外,也是西藏敏感月,1959,第十四世逃离西藏,1989,近年来西藏最大的“暴乱”之一。当然,官方也很清楚这一点,因此这两天你可以在中国各大媒体上看到宣传西藏“新生活面貌”和“忆苦”的那些新闻,在“不测事件”发生之前先占领舆论。

我们中绝大部分人不是藏人,也生于1949之后,因此客观的来说,我们对西藏的整个历史问题可能并不了解。如果你生在中国大陆的话,除非你是专家,否则了解该问题的唯一渠道就是官方的宣传,但问题是,GCD的宣传真的靠谱吗?

前段时间发布《美国人权报告》的国务院新闻办最近又有了新作品,《西藏民主改革50年》白皮书。作为不谙西藏问题的一名普通人,我抽出时间认真研究了一下白皮书内容,学习一下农奴社会的西藏有多么的邪恶和黑暗,不过结果是,我的疑问更多了。我第一眼觉得不对的地方就是这里:

历代DL设有专管自己放债的机构“孜布”和“孜穷”,把每年对达赖的部分“供养”收入作为高利贷放给群众,牟取暴利。据1950年这两个放债机构账本的不完全记载,共放高利贷藏银3038581两,年收利息303858两。西藏各级地方政府设有为数不少的放债机构,放债、收息成为各级官员的行政职责。根据1959年的调查,拉萨哲蚌寺、色拉寺、甘丹寺三大寺共放债粮45451644斤,年收利息798728斤;放藏银57105895两,年收利息1402380两。

我这人数学很差,对数字没啥概念,但认几位数还是可以的。我预期的是,放债和收利息数据位数应该是一样的,那才叫黑社会。但算算上面的统计,债粮年利息2%都不到,藏银年利2%多一点点,就算是达赖可怕的高利贷,年利息也就10%。

这篇blog本来我昨天就写得差不多了,但我一直觉得是我哪里弄错了所以压住没发,不过这问题我想了一天真没弄明白,也许原文说的是“实收利息”?就这样说吧,也许有2/3的人根本付不起利息逃跑了?但DL高利贷的实收利息数字就有问题了,哪有那么巧合的事情,刚好收到10%?一般寺庙的放债就更是了,就算乘以个三倍,债粮年利息也就6%,和中国人民银行的贷款利率还是有的一拼。再说如果2/3的农奴都逃跑还不了债,我想放债这门生意可以也没什么利益可图了。债主不能把欠钱的给弄死了,这是常识。

就算是利滚利,这个数字依然是异常的小。如果你有更合理的解释,无妨分享一下。

也许你会说,加上各种苛捐杂税,西藏农奴的负担就重了,那让我们来看看杂税:

沉重的赋税和乌拉剥削。农奴主对农奴剥削的主要形式是包括徭役、赋税、地(畜)租在内的乌拉差役。仅西藏地方政府征收的差税就达200多种。农奴为地方政府和庄园领主所支的差,一般要占农奴户劳动量的50%以上,有的高达70%至80%。

如果你是一名普通白领的话,不妨看看自己的工资单,看看除了自己的收入之外,有多少钱通过社保等各个十分有剥削嫌疑的税收弄走了

这让我更好奇了。我花了点时间去认真检查真理部的这本白皮书中所提供的数字:

民主改革前,十四世DL家族在西藏占有27座庄园、30个牧场,拥有农牧奴6000多人。每年在农奴身上榨取的青稞33000多克(1克相当于14公斤),酥油2500多克,藏银200多万两,牛羊300头,氆氇175卷。

我们来推算一下,DL的一个农奴的生产水平有多高,就按6,500人来算:

  • 青稞 – 人均年贡献量70公斤
  • 酥油 – 人均年贡献量5.4公斤
  • 藏银 – 人均年贡献量307两

如果你需要参考数字,中国今天的人均粮食产量大概有350-400公斤左右,但50年前中国的生产力,不仅是西藏,全国都不高。我费尽全力才找到了官方报告中的一份人均粮食年产量报告,1952年西藏粮食人均年产量80公斤。根据白皮书的说法,西藏当时有10多万僧侣,有120万人口左右,就算他们1/10吧,假设他们都不能生产而统计数据算的是平均人口,除开他们之外,真正在劳动的人的年均产量也没有过100公斤。

这些数字只能让我得出一个结论 —— DL真狠啊,农奴们生产出来的东西全搜刮走了,只是我找不到藏银兑换青稞的数据,否则我得出的结论可能就是农奴贡献出的价值比生产出的价值还高。

有些数字如果交叉对比的话,还会产生更多的疑问。

当然,没有人否认当时的西藏是“残酷的农奴社会”,但那个时代的中国,哪里不是呢?西藏就是慢了10几年被GCD“解放”而已。我们都知道杨白劳的故事,大多数人也应该知道刘文彩,这些人在我们小时候的心目中,是贫苦人民和地主的典型,我们所听到的那些刘文彩的作为我看就和那些西藏地主差不多。在四川,甚至有刘文彩的名字吓得小孩不敢啼哭的说法。但在今天,越来越多的人已经意识到,真正的刘文彩和小时候听到的那个是有一点区别的,至于这个区别是怎么来的,我就不说了。无论你用Google还是百度搜,第一页都有大量相关内容。

我没有理由不怀疑,GCD当年在西藏做其实也就是和其他地方一样的同一回事,打地主分田地,只不过因为历史和文化原因,这个地主非常的大罢了。

当然,作为中国的边疆地区,无论是对国家利益还是地区安全来说,西藏保持稳定是有必要的,但实在是没有必要去刻意妖魔化DL。玩一些例如说DL=农奴制=邪恶之类的逻辑游戏,这样做实在没有什么意义,以前是怎么样的,现在的各方观点又是怎么样的,实话实说就行了,否则只能适得其反。

两张图片

先说不好的吧。

看来我们的尼泊尔新朋友没有把好关。新西兰绿党的blog上今天刊登了一张照片,一位美国人据称是在珠穆朗玛峰顶举起手拷五环旗的照片。没有看见雪~山~狮~子!旗~,估计带不上去?

我之所以用“据称”这个词,是因为blog除了图片,没有更多详细资料,也许为了保护登山者吧?图片中的那个山顶不够让我判断那是否真的是珠穆朗玛峰。

———-

另外,美国凤凰号传回了更多的照片,都在这里

有一张值得着重提一下。以前有什么探测器要在其他星球降落,我们在地球上的人是看不到真实经过的,连传回来的消息都有延时。我们通常只能用电脑程序模拟最新进展。

凤凰号的着陆打破了很多历史上的第一次,而其中一个是,我们第一次有能力看到探测器着陆时的照片。NASA在火星轨道上有一颗名为“ Mars Reconnaissance Orbiter”(火星轨道侦查器)的卫星,这颗卫星拍摄到了凤凰号着陆过程中的图片

Time 100

今天拿到了最新一期的时代周刊,评选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100人。

和中国有关的人物,牦牛王,胡~锦涛,马英九,还有中投集团的董事长,楼继伟。每一个人都有大概几百字的简介。

厉害的不仅是这评选出的100人,连写这100人简介的作者都是大名鼎鼎:美国前国务卿奥尔布莱特,意大利总理贝鲁斯科尼,总统吉米·卡特,两个克林顿……

我没什么时间,就翻译一篇。胡~锦~涛的那篇是基辛格写的,很多人已经翻译了,随便Google一下就有了。

那我翻牦牛王的那篇,估计没有多少人敢发这个。原文是Deepak Chopra,一位印度医生,作家写的。下面的话可能让很多人不高兴。牦牛王的介绍是Time 100系列的第一篇,占了两页,大半部分是一张跨版大幅照片,而胡只有1/3页,照片,就火柴盒大小吧。

当然,和其他翻译文章一样,为了避免麻烦,我得声明,我只负责翻译,文中的观点正确与否不在我的考虑范围之内。

————————

Dalai Lama
达赖喇嘛

时代周刊|Time
2008年第18期,第29页

作者:Deepak Chopra
译者:Arctosia

照亮西藏的灯塔,达赖喇嘛一直保持着一颗镇静和富有同情的心——就算北京镇压了他的人民。

数以百万计的人依靠达赖指引他们的方向,但他又依靠谁?他和他的人民在一生中无畏的面对着绝望。镇压和流亡是他们的家常便饭,但72岁的达赖喇嘛,仍然在残酷的环境下保持镇静。他对人类怎么看?“我们是最高等的物种,但也是最大的麻烦制造者”,他回答我说。

中国的领导者们和英国的印度殖民者有很大不同。达赖喇嘛甘地式的非暴力运动不会让中国感到良心上的镇痛,从而给予西藏自由。 不过,北京在这方面对西藏的压制却是越来越残酷,就像我们在今年(奥林匹克年)中所看到的一样。就算这样,达赖喇嘛也能和善的面对那些镇压他的人民,诽谤他的人们。我觉得他不愿意展现任何苛刻残酷的一面。他对我说:“我不厌恶Chinese【1】,但厌恶他们的所作所为。”

对我来说,达赖喇嘛最神秘,也是他最平常的部分是:他很快乐。就算在一场混乱的骚动中,他也能保持高兴的心情。他对我说过的,最令人启发的话是,忽略任何“有组织的宗教”,保持自己在提高自觉的的道路上【2】。“不依靠宗教,我们依靠常识和科学发现来了解一切”,达赖喇嘛说。我也是这样做的,但我仍然对他这种镇静和富有同情心的观念感到惊奇。我很肯定,神经学家会很渴望弄清楚那脑袋里的思维活动。

那么达赖喇嘛依靠谁给他指引呢?不是一个人,是一个地方,这个地方在我和你,在真我和非我的概念之上。这个地方不是一个我们可以找到的地方,但奇迹是,达赖喇嘛让那地方看上去更容易达到。

【1】:让CNN惹麻烦的这个词又来了,避免争议,保持原文。

【2】:这宗教的东西很难说清楚,如果看不懂的话,原文是:”The most inspiring thing he ever told me was to ignore all organized faiths and keep to the orad of higher consciousness”

雪山~狮子~旗,中国造。

如果你订阅了我的文摘的话,今天早些时候你就会发现我加入了不少这方面的内容,中英文都有。不过我看到的大多数评论都是将其当作笑话看。

也不是什么大事。中国一家工厂收到海外订购雪山~狮子~旗,也就是“藏DU”旗帜的订单。全工厂,包括老板自己都不知道那旗帜有什么含义,只是觉得它很“鲜艳”。 后来工人在电视上看到该旗帜才知道大事不好,赶紧报警。(中文/英文报道)

首先要感叹的就是,我们这生活中真的找不到非“Made in China”的东西,这鬼地方真是世界工厂,什么东西都造!

至于和“渔民政策”相关的东西,我就不说了,大家都清楚。

另外这让我想起了关于列宁的一个故事。别人问他消灭资本家,要到哪里去找那么多吊死他们的绳子。列宁回答说:“放心,资本家会卖给我们的!”

中国是资本主义社会吗?现在的国际潮流是,资本主义国家变着花样退税发福利,更像社会主义;而声称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国家却事事都向“钱”看齐,恍若一正牌资本主义国家。

4.27″支持奥运”奥克兰华人集会

当然,和我先前的传谣一 样,新西兰华人支持奥运的集会在今天如期举行。注意我用的词是集会,而不是游行。因为该次活动申请的游行路线没有得到批准,只被允许在奥克兰市中心皇后大 街(Queen Street)的Aotea Square(Aotea广场,无中文译名,该毛利词是一地名)里面喊口号。

至于喊的口号什么的我就懒得打字了,你也猜得到。当然除了喊口号而外,俺们那些可爱的侨领们又神奇地出现了(给国内的朋友:有某些侨领出现的活动通常代表该活动得到了某个政府机构的支持),包括几位今年有意参选议员的人。不过已经是议员的那位今天没来——我可以理解,因为他已经不再需要选票了。

另外还出现了商业公司的代表人。我不想多说,我对他们的看法只有一个

集会总的来说还算和平。不同观点人群之间有些小的口角争吵,不过无大碍。举雪山~狮子旗的支持西藏独立人士并不多,所以两边都知道玩武的是没有必要的。

由于天气原因,预定于二时半结束的集会提前了一个多小时结束。

我只负责记录,不想发表意见。

废话不说了,看图片,以下图片是链接到大图的缩略图。如果直接在网页里点击缩略图,会出现lightbox效果的大图,如果你通过RSS阅读此blog,点击缩略图会在新窗口中出现大图。

当然,所有图片遵守本站惯用的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禁止演绎 3.0(新西兰)版权,在遵守要求的前提下均可自由使用。

有多少人参加了集会?我目测不行,这张照片应该能给你一个直观的感觉吧……今天在下雨,所以我觉得出现这么多人已经很不错了。

Read more4.27″支持奥运”奥克兰华人集会